当前位置: 主页 > 职称计算机 >
二战中成绩排名前十的坦克虎王也仅仅排到第五第二是虎式
发布日期:2021-11-23 01:30   来源:未知   阅读:

  坦克陆军机械化思维的延续品,一战、二战时期,当时坦克由于刚刚被创造出来,发动机发展还很缓慢水平不高,坦克速度慢,火炮也小,不能够发射炮弹那么远。那么对于陆军将领来说,在远距离战斗的坦克火力不够怎么办,这时主战坦克就应运而生。

  德国自从崛起之后,工业技术,尤其是军工技术,一直遥遥领先于世界,二战时期更是如此,研发出了很多在坦克界声名赫赫的超级坦克,其中就有超重型坦克——鼠式,但由于制造之复杂,所以一共只造了两辆,但却没有参加实战,二战就结束了,实在可惜。

  “潘兴”坦克是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的装备美国陆军的一款重型坦克,专为对付德国的虎式坦克而设计,比起高大的M4“谢尔曼”系列坦克,其低平而良好的防弹车形更具现代色彩,它的主炮威力和装甲厚度比起以往所有的美国坦克,都有飞跃性提高。

  在欧洲战场参战接近尾声时美军只有第3和第11装甲师配备了310辆,在与虎豹等坦克的交战中各有胜负,特别是一辆M26在渡过鲁尔河时被两发150毫米榴弹击中车体却未被击穿仅仅瘫痪,另有一辆超级潘兴在炮盾上加焊了从豹式坦克上切下的首上装甲,并且据声称曾在至近距离用它挡下虎式坦克的攻击并击毁对方,但是ZALOGA怀疑那一辆实际上是四号坦克。

  大家都希望这辆坦克与德军的“虎王”坦克进行对决,然而直到战争结束T26E4也没能与“虎王”相遇。

  1935年,阿道夫·希特勒命令研制一种15吨的新型坦克。研制人员将一种新型的装甲车装备了两挺MG34机枪和37mm或50mm火炮后改装为坦克。海因兹·古德里安为新组建的装甲师装备了大量的该型坦克,为以后的德军坦克打下了基础,在坦克发展史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三号坦克是战争初期德军闪电战中的主力突击坦克,伴随着德军征服了法国。

  三号坦克被设计为专对付敌方装甲战斗车辆,并与支援步兵的四号坦克并肩作战,大量使用于战争德军活跃的的1941年至1942年,然而随着盟军新型坦克大量投入后,其有限能力无法赶上敌方坦克性能而过时,大部份用途被逐渐为强化后的四号坦克所取代,只有少部份在战争后期担当步兵支援的角色。从1936年至1943年,德国一共生产约5700辆三号坦克,并以其与底盘为基础发展出三号突击炮,一直生产与使用到战争结束。

  三号坦克在战争初期使用广泛,从波兰到法国,从巴尔干到北非,从巴巴罗萨到莫斯科,三号坦克都是毋庸置疑的主力坦克,三号坦克也像拿破仑的山羊胡子一样见证了历史。三号坦克是战争初期德军的主力坦克,它在坦克发展史上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苏德战争初期,KV重型坦克在战场上的出现,使德国坦克相形见绌。德军装甲兵只要遭遇KV坦克便会被阻挡,接着就是一场恶战。KV坦克在阻止德军快速进攻中发挥了一定作用。

  KV-1重型坦克1939,1940年型的车体前装甲厚度为75毫米倾斜度30;炮塔前部厚度75毫米,倾斜度20;侧面厚度75毫米;后部厚度60~70毫米;安装附加装甲后炮塔厚度90毫米。20世纪30年代的大部分在役的反坦克炮均不能够击穿KV-1的前装甲。

  1940年,苏军一个装备KV-1坦克的坦克排参加了突破芬兰主要阵地的战斗,在战斗中,没有一辆KV-1坦克被击穿。苏德战争初期,在苏军和德军的交战中,KV系列重型坦克对阻止德军的进攻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由于该系列坦克机动性较差,火炮威力也显得不足,与T-34相比毫无出色之处,而且性能不及德国的“虎”式“豹”式等坦克。在后来被IS所取代。

  前期M4的火力虽略显不足,但它的坚固,可靠和耐久性却享誉军界。在整个大战期间,M4成为美军坦克力量的骨干。当时由于美军不像德军和苏军那样装备了重型坦克,M4有时也得权充重型坦克使用,尽管它根本不能胜任这个角色。

  M4谢尔曼并不是二战中性能最佳的中型坦克,但其巨大的装备数量加上蒙哥马利、巴顿等名将精明的运用,使它在盟军的武器装备序列中占有重要地位。巴顿将军指挥下的美军第三装甲师主要装备就是M4坦克,它们在诺曼底登陆以后的历次战斗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1942年春天,谢尔曼坦克首次出现在北非战场。当时隆美尔的德意志非洲军团装备的坦克主要为三号坦克以及少量四号坦克长身管型,三号坦克是非洲军团数量最多的型号,但只能在500米以内击穿谢尔曼的装甲。于是谢尔曼坦克拥有无可置疑的战场统治权,英军在阿拉曼战役中大量使用。战役以后,隆美尔写道:“敌方的新式谢尔曼坦克,比我们所有的型号都要先进。”

  它原本设计目的是支援步兵,并与专门执行反坦克任务的三号坦克协同作战。在三号坦克的整体性能逐渐不能满足二战中期装甲战斗需要时,四号坦克因所使用的技术较为成熟,并且有较大的改良空间,而被改造成主力突击坦克供给装甲师使用。

  IV号坦克早期型重达到25吨,正面装甲厚度为50毫米,机动性能保持了德国坦克的一贯优点,越野时速可以达到40千米,最大行程300千米。和同时期的盟军坦克相比,IV号坦克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搭载了车载无线电和相应的无线电员,当英、法、苏的坦克还要通过旗语进行指挥的时候,德军指挥官已经可以轻松完成车内指挥和战术协同。

  二战期间,四号坦克先后生成过多种用途的改型战车,包括突击炮、自行反坦克炮、弹药运送车、架桥坦克等。因其可靠的性能和多样的用途,被德军士兵昵称为“军马”。

  “虎王”是二战时期陆战坦克当之无愧的霸主,无论是其70吨的重量,还是其强大火力及变态的防护力,几乎可以说毫无缺点;由于时间紧迫,采用了和虎式和黑豹一样的700马力发动机,所以机动性能较为不佳。加上原本设计过于精密,由于战争进程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善,导致虎王机械故障较多,这成为“虎王”坦克的薄弱环节。

  ”虎王“的战绩之辉煌, 令二战时期其他任何坦克都黯然失色,在德布勒森战役中503重坦营于匈牙利奋战,取得了121辆坦克,244门反坦克炮5架飞机和一列火车的战果。并损失了25辆虎王,其中十辆被苏军击毁烧毁,2辆被送回维也纳大修,13辆被乘员因功能故障被迫自爆。

  1945年4月,在德国投降前夕,虎王坦克与苏军在柏林东部西洛高地展开激战,直到战争最后一刻,若干辆虎王还在柏林市中心顽抗。103SS重坦营(原503重坦营)在45年号称共取得了500个战果而只损失了45辆虎王。

  IS-2重型坦克是前苏联二战后期开发的重型坦克,坦克的车体和炮塔分别采用铸造和焊接结构。IS-2重型坦克的主要武器是一门D-25 122mm火炮,火炮身管长为43倍口径,可以发射曳光穿甲弹和杀伤爆破榴弹以及穿甲高爆弹。在转向机构方面也采用了新的技术,这种二级行星转向机可以提高坦克的机动性。

  有着优秀的装甲防护性,其早期型装甲厚度比虎式坦克略差,后期改进型接近并可能略强于虎式坦克,IS-2重型坦克一共生产了2250辆,连同改进型IS-2M共生产3854辆,此外虽然IS2的机动性不如虎式和豹式坦克,但是IS2身为苏联研制的第一种能与虎式,豹式抗衡,意义重大。

  在乌克兰南部的一次作战中,苏军宣称以8辆IS-2的代价,摧毁了德军的41辆虎式坦克。这次作战中,证明了IS-2可以在1500-2000m外经受88mm KwK36 L56的攻击。但是,1944年7月奥托·卡尔尤斯在他的成名之战---马力诺沃村之战中用虎I坦克击毁了大量包括IS-2在内的苏联坦克。

  在1941年“巴巴罗萨”行动后,德国为应对苏联T-34中型坦克,而研发生产的新型坦克,制式编号为Sd.Kfz.171。该坦克采用了新式55°倾斜装甲和长身管L/70 Kwk42 75毫米主炮,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成功的中型坦克之一。

  “在整个二战期间,德国人在坦克方面做了太多的无用功,他们生产了”虎“式、”虎王“、五号中型坦克和种类复杂的突击火炮。在我看来,只生产五号中型坦克(豹式)一种武器就足够了,这才是德国装甲师最需要的武器。”——美国军史学家奥斯特斯凯伯特。

  “我们虽然取得了西西里的胜利,可是我们的坦克损失惨重,德国人的五号中型坦克(豹式)简直是太可怕了!”——一位参加过西西里战役的美国军官日记。

  虎式坦克是二战中最著名、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坦克之一。从1942年下半年服役起至1945年德国投降为止,一直活跃于战场第一线。虎式坦克在战争中击毁了大量的敌军坦克也包括其它火炮,这使它成为所有盟军坦克危险对手,凡是在战斗中能够击毁或击伤虎式坦克致其被遗弃的盟军坦克,人们都会尊称其为驯虎者。

  虎式坦克的装甲虽然厚重,但采用了传统的垂直装甲,没有使用当时更为先进的倾斜式装甲的设计,使得其防护能力,与重量并不相当。虎式坦克正面防护力并不尽如人意,正面防护能力甚至不如重量比它轻的多的豹式坦克。

  虎式坦克正面防护力并不尽如人意,正面防护能力甚至不如重量比它轻的多的豹式坦克。但是高昂的成本也是一直困扰虎式坦克的问题,这种坦克在制造时间、原材料和建造费用都非常昂贵,虎式坦克的成本相当于当时Ⅳ号坦克的两倍和Ⅲ号突击炮的四倍,相当于T-34坦克的三倍和IS-2坦克的两倍。

  苏联的T-34中型坦克被公认为二战最好的坦克。T-34的火力、防护、机动以及易生产性,达到最佳的均衡状态。在1941-1942年间,T-34的性能全面压倒当时德国大多数坦克。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T-34相对优势最为突出的1941-1942年间,T-34坦克依然遭遇到了惨重的损失,战场损失远远超过同时期的德军坦克(1942年苏军坦克损失15000辆,六倍于德军)。除苏军指挥能力太差,以及维护整备力量薄弱等客观因素外,T-34自身的一些弱点也是损失惨重的原因。

  总的来说,T-34是二战坦克中的成功者,是战术标准、成本、综合设计的典范,在坦克历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