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管理员 >
那一块块软软糯糯的乌饭麻糍 承载了家乡春天的味道
发布日期:2021-11-11 03:43   来源:未知   阅读:

  这段时间,对胡陈乡胡陈村村民杨伟权和他的老伴方婉飞来说,是既忙碌又开心。他们正忙于捣麻糍,还吸引了宁波、温州的顾客前来购买。在胡陈乡,有一个延续了不知多少年的传统,清明节时用麻糍祭祀祖先,同时也通过麻糍这道美食,品尝春天的味道。

  走进杨大伯家的院子,便看见一只大石臼、一只大水桶和一口土灶,这基本上就是捣麻糍的全部装备了。屋里桌子上,摆放着刚出炉的乌饭麻糍,麻糍还“身披黄金甲”。询问下被告知那是松花粉,一种春天特有的食材,能让麻糍带有丝丝清香。

  杨大伯两夫妻做麻糍的手艺,和门前那只快成古董的大石臼一样,都是从祖辈那儿传下来的。“在我们胡陈,还有附近的长街、茶院等东部乡镇,以及宁海不少地方,至今都保留着清明时节捣麻糍的习俗,据说是为了纪念春秋时期晋国的忠臣介子推。”

  这几天来买麻糍的人特别多,杨大伯手中的活自然停不下来。只见他从大水桶里盛出已经浸泡了一夜的糯米,放到土灶上的蒸桶中,烧火用的是大块的木柴,能保证蒸出来的糯米更香。那边石臼中已经放好了刚蒸熟的糯米团,杨大伯拎起一把十多斤重的石杵,在清水中浸一下,就开始了捣麻糍最重要的一道工序:搡。先用石杵碾压糯米团成糊状,然后不断地捶打,这时老伴就是必不可少的帮手,每捶打一下,就要用手翻动一下糯米团,一边翻一边要用手沾凉水,可以避免手被烫伤,也能防止石杵与糯米粘连。一捶一翻,配合默契,既是体力活,也是经验和感觉的积累。麻糍好不好吃,全都在这个上面了。

  几分钟后,将搡好的糯米团快速捧出,放到已铺好松花的桌上,再在上面撒一些松花,妻子方婉飞拿起一根擀面杖,麻利地将糯米团擀平整,然后用刀切成块,软软糯糯的麻糍就做好了,趁热吃上一口,甜而不腻,唇齿留香。现在村里会捣麻糍的村民已经不多了,而杨大伯是村民公认手艺最好的人之一,就这五六天他就做了1500公斤麻糍,还供不应求。

  杨大伯说,麻糍主要是清明祭祖用的,以前大户人家在祠堂里祭祀后,就会给每个族人分几块,老人小孩没有不喜欢的,这也是留在心中的一份美好回忆。麻糍的吃法很多,刚做好时吃自然味道最好,阴干后可以放到微波炉里热一热吃,也可以在油锅里煎一煎。而在杨大伯的印象中,将麻糍放入灶火中煨熟了吃,外面焦黄,里面松软,是儿时最香甜的记忆了。

  小小麻糍蕴含着亲情和思念,里面除了春天的气息,还有家乡的味道、文化的传承。